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子元器件

拷问我国纸箱业发展的粗放模式上

2021-07-07 来源:大连机械信息网

拷问我国纸箱业发展的粗放模式(上)

一、发展数量向发展质量转变

最近,全球发行的上海《纸包装工业》杂志报道:湖北京山轻机改制重组,孙友元董事长的儿子李健少帅成为大股东老板。据说京山轻机正在大力开发造纸机械。这是京山轻机采取的及时有远见的明智举措。

我曾说过,京山轻机是我国纸箱行业的晴雨表,因为京山轻机制造的纸箱机械,提供给我国纸箱生产企业的覆盖面高达70%。在我国“九五、十五”规划期间,既是我国纸箱业的黄金发展期,也是京山轻机制造纸箱生产线的增长高峰期。我们常看到中国包装报刊登大幅广告:京山轻机、世界销量第一、京山轻机、永争第一。2004年京山轻机销售生产线高达258条,这是个了不起的数字。我们应该高度评价京山轻机对我国纸箱业的高速发展所作出的重大贡献。京山轻机的生产线年销量创世界第一是名副其实的。京山轻机20个月的生产线销量相当于日本生产线的总量(400条),30个月的销量超过美国生产线的总量(600条),40个月的销量达到欧洲(23国)生产线的总量(800条)。按我国现有纸板生产线4000条计算,京山轻机占了2 800条。中国4000条线加工的瓦楞纸板,2003年为158亿m2,平均每条生产线395万m2。美国600条线,生产的瓦楞纸板,2003年为412亿m2,平均每条生产线6866万m2。我国生产线的平均年产值为1 000多万元,美国为2亿多元,相差20倍。

目前中国纸箱生产线过剩3/5~2/3。按4 000条计算,多出2 500条,其中京山轻机线(按70%)占多出的1700条。目前我国纸箱生产处于增产不增收,还有部分企业亏本,这在经济学上称为“悲惨增长”,而悲惨增长将是难以长久维持下去的。

由此可见,中国的纸箱业已经到了彻底反思并切实转变经济增长方式的时候了,必须从发展数量向发展质量转变。

二、规模企业向健康企业发展

纸箱企业在发展过程中,不少老板在得势后,都想把企业做大,成为规模企业,但什么才是规模企业呢?都是模模糊糊,只是感觉做大,大了更大。有人把纸箱生产企业分为三级(厂):一级(厂)造纸又做箱;二级(厂)既生产纸板做纸箱,又供应纸板给小厂加工纸箱;三级(厂)不生产纸板,只做纸箱。一二级企业都有生产线,那么是不是有生产线就是规模企业呢?不一定。有生产线的企业也大不一样,我认为中国的真正规模企业很少。比如有两三条线,产值1亿多,有的七八条线专营纸板,产值2亿多,要算规模企业了吧,也不一定。日本100人的企业,做2个亿,算不上大企业,我们搞一两亿企业好像了不得了,其实不少一两亿的所谓规模企业,生活在我们不太规范的市场环境里,经常有“病”,日子不好过!今天名气很大,明天一落千丈的事情时有发生。比如江苏常州“常丰”,最早引进意大利七层纸板生产线,成为江苏同行企业之最,之后又引进台湾2.2m宽幅生产线,产值1亿多,利润1000多万,可谓小康企业。进入新世纪,为进一步扩大企业规模,投资3000多万美元(2.5亿人民币)征地120亩,又从意大利引进超级型的三A特重型纸板生产线,号称亚洲第一,结果呢?投产运营一年,年产值原来1亿多,新投产还是1亿多,原来1亿多产值尚有1000多万利润,新投产的1亿多,却亏损1 000多万(付银行利息要1000多万),出现现金流障碍,企业混不下去,仅一年结束了生命,结果被日资兼并。日资特耐王明智,对企业采取“减肥”“瘦身”“健美”,把老设备、老厂房、庞大新厂房等多余不动产变成现金流,同时加大开发国外市场,这样现金流就像人体内的血液流通了,把将要死的规模企业盘活了,活了三年,去年特耐王的年产值也不过1亿多,而周围有的企业则超过了今日的特耐王。

我们再举重庆纸箱业的一个案例:重庆红旗纸箱厂,在80年代初率先引进日本全套生产线和印刷设备,一下子形成规模大企业,红旗飘扬了十年,到了90年代中期,红旗改华亚,又从美国引进更先进的宽幅双拱七层线,并在股市上得到亿元资金,成为市场开放的贵族企业,企业爬上了高峰后,开始滑坡,一滑不可收拾,最后不是饿死,而是撑死。客观上重庆的纸箱业,在进入新世纪后,短短的三五年由20条生产线增加到40多条线,这批新型的民营企业,对华亚大企业进行全面围攻,“华亚”再好的武器装备,也挡不住前堵后攻,终于沦落到停产倒闭的悲惨境地。

中央五中全会提出的转变发展观念,我们要联系实际,总结过去,清清老观念。脑子里不能老是迷迷糊糊地做规模企业梦,我们要做个明明白白的全面健康的企业。

声明:

本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仅供大家共同分享学习,如作者认为涉及侵权,请与我们联系,我们核实后立即删除。

友情链接